河南女大学生遭性侵后16楼坠亡,嫌犯车碾尸体伪造交通事故

上游新闻

2019-02-17 11:54

字号
19岁大一女生罗贝贝,遇上了49岁的王某文,这次相遇是致命的。
2018年7月16日深夜,找不到回家路的罗贝贝,独自走在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金丹大道上。她身旁驶过一辆车,驾车人是王某文。在酒精的刺激下,王某文心生淫念,于是停车搭讪,兜兜转转几个回合后,涉事未深的罗贝贝被他带回了家。
花季少女罗贝贝。记者 牛泰 翻拍
凌晨,在沙发上被王某文摸胸、摸私处后,罗贝贝跑进卫生间,从16楼窗户处坠下。
如花的生命,香消玉殒。
伤害并没有停下。王某文发现罗贝贝死亡后,将其尸体塞进车后备箱中。他找到弟弟王某,两人合谋,伪造了一起交通事故——7月17日晨6时许,王某开车对罗贝贝尸体进行了碾压,伪造车祸现场。车轮之下,尸体面目全非。
“我女儿像天使一样,我没有其他诉求,只想王某文兄弟俩受到法律的制裁。”2月16日,罗贝贝的父亲罗志杰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声泪俱下。
目前,王某文因涉嫌强奸罪及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王某因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刑拘,该案已移交检方审查起诉。
2018年7月17日,罗贝贝在此处上了王某文的车。记者 牛泰 
找不到回家的路
郸城金丹大道,其实是一条两车道的公路。2月16日下午4时,这条路上,车水马龙,拥挤不堪。
时光倒回至半年前的2018年7月16日深夜11时30分许,这条白日里拥挤不堪的路,车少人稀。路灯下,有一个彷徨的身影。
她叫罗贝贝,在信阳师范学院读英语专业。当天,她刚从学校返家。其父罗志杰回忆,贝贝从小就晕车,中午到家后已是疲惫不堪,可听到他要去医院看患胃癌晚期的母亲,罗贝贝嚷嚷着要一起去。
罗贝贝年幼时,父母外出务工,她跟着奶奶长大。
“到了医院后,她抱着奶奶哭了很长时间,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让她姑姑送她回家,我留在医院照顾。晕车、见到奶奶后的伤心,她状况很不好。”罗志杰说。
罗贝贝和母亲、姑姑吃完晚饭已是晚8时许,其母刘晓玲去了菜地。没过多久,刘晓玲回到家中。一楼没见到女儿,上二楼敲门喊:“二楼热,妮,跟我一起去一楼睡。”
房内没有动静,刘晓铃打了罗贝贝的手机,可手机在家中,她没带出去。
一家人四处找人,直到7月17日凌晨,还是没找到罗贝贝。在他们看来,女儿可能是去同学家睡了,手机落在家里。
2月16日,罗志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医院的分别是他和女儿的生死离别。他很后悔,那晚怎么就没有去离家步行只需半小时的金丹大道上去找。如果去了,女儿可能不会死于非命。
罗贝贝为什么会走在金丹大道上?罗志杰有很多推断:家里热,出去散步,因为城市改造变化大,一时找不到回家的路;舍不得她奶奶,想去医院再看看,找不到医院,返回时,又没能找到回家的路。
罗志杰的推断一半得到了证实,一半至今是谜。
罗志杰的代理人、知名刑事辩律师殷清利介绍,他阅卷后发现,嫌犯王某文向公安机关供述其遇上罗贝贝时,对方称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19岁的贝贝身材高挑,长相甜美,曾获得过多种荣誉。记者牛泰 摄
酒后起淫念
王某文是一家二手车行的老板,车行位于金丹大道上。
相遇之前,王某文和弟弟王某、几个朋友在郸城县城一起吃饭。饭局结束时,已是2018年7月16日深夜11时许,王某文喝了三四两白酒。他酒后驾车回到车行,取了几块车牌,之后驾车沿金丹大道行驶回家。
就在这时,王某文遇上了并不相识的罗贝贝。
王某文供述,透过车窗,他看到罗贝贝走在对面的马路上。察觉出罗贝贝心情不佳,他摇下车窗询问,要不要帮忙送回家,但罗贝贝没有理他。
“王某文交代,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内心躁动不已,起了淫念,想把罗贝贝带回家发生性关系。”殷清利说。
带回的过程兜兜转转,罗贝贝三次上了王某文的车,又三次下车。
王某文见罗贝贝没有理他,掉转车头,打开车门“嘘寒问暖”,假意要送罗贝贝回家。
罗贝贝上车后说,她家在大润发超市附近(实际上,超市距她家还要步行10多分钟),把她送到超市即可。车并没有驶向大润发超市,而是停在了一家夜市摊门口。两人下了车,王某文给罗贝贝点了一盘花甲和一碗面,罗贝贝没有吃。
据王某文交代,两人离开夜摊后再次上车,不到10分钟,车子停在大润发超市附近。罗贝贝下车后,王某文驾车紧随其后。
王某文再次下车搭讪,坚持要送罗贝贝“回家”,罗贝贝第三次上车。
王某文驾车往自己位于阳城福地小区的家开去。下车后,王某文取下车牌,让罗贝贝帮其拿茶杯,两人上了16楼。
直到如今,罗志杰还是没想通,女儿为什么会三次上王某文的车,三次下车后不离开,“可能是心情不好,缺少了判断力;加之本来就单纯,相信了王某文这个坏人。”
罗贝贝的大学同学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贝贝性格并不张扬,略显内敛,是个温柔可亲的女生,并无恶习。他们也想不通,为何贝贝会如此相信凶手。
罗贝贝坠楼处。记者 牛泰 摄
遭性侵后坠楼
两人上到16楼后,已是2018年7月17日凌晨2时。
王某文向警方供述,他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后,坐在沙发上喝起来。罗贝贝也坐在沙发上,但两人之间隔了一段距离。
白酒酒劲还没退,啤酒又下了肚。
王某文把罗贝贝拽到跟前,实施了性侵:亲、乱摸胸部、摸私处等,但遭到罗贝贝的极力反抗。
“见到那个女孩哭之后,我把手从她裤子里拿出来。她说要去卫生间,我指了指卫生间,她就进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王某文向警方供述。
王某文供述,等他醒来时,已是7月17日凌晨4时,他环顾四周并没见到罗贝贝,便强行打开反锁的卫生间门发现空无一人,只剩一双拖鞋和一扇开了的窗户。他感觉不妙,急忙下楼,看见罗贝贝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罗贝贝坠楼后砸凹了路灯底座,凹陷处沾了一撮头发。记者 牛泰 摄
经法医鉴定,罗贝贝的死因符合高坠致严重的颅脑损伤而死亡。
王某文所住的5栋旁是一栋学校教学楼,两楼之间夹着一条宽约一米的小巷。2月16日,上游新闻记者在该小区看到,小巷围墙边有一盏倒下的景观灯。景观灯铝制底座处凹了,凹陷之处沾着一小坨干涸的泥血混合物,上面沾着一撮头发。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凛冽冬风的吹拂下,这一撮头发左右晃动——这一现场,映衬了罗贝贝坠楼时的气氛:短暂、冷清、凄凉。
小区居民介绍,罗贝贝坠楼之后砸在景观灯上,景观灯被砸凹了一小块。由于坠楼处地处两栋楼之间的小巷里,加上时值深夜,没有人及时发现这一惨剧。
罗志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女儿可以跑进卫生间并反锁房门,为什么不打开大门跑走,王某文所供述的情况有可能不是全部事实,“在那个密闭的房间内,只有我女儿和凶手,女儿已不能说话,王某文是凶手。”
律师殷清利认为,王某文承认卫生间的门已被罗贝贝反锁,说明罗贝贝极力拒绝性侵,并竭力选择逃脱。此外,卫生间有开放式窗户,王某文作为房主是明知的,但其因为饮酒乱性的歹意驱使,对罗贝贝可能从16层楼夺窗逃生及死亡结果,存有放任态度。王某文后期处事的行为有间接故意杀人之嫌。
驾车碾压尸体
罗贝贝生前遭王某文伤害,死后对她伤害并没停下。王某文和弟弟王某合谋,试图用交通事故掩盖坠楼真相。
王某文供述称,下楼后,他把罗贝贝所穿的拖鞋扔进了垃圾箱中。发现罗贝贝坠楼身亡后,他趁着夜色将尸体装进车子后备箱中,打扫完坠楼现场后,驾车来到弟弟王某家中。接着,两人又坐车回到阳城福地小区,从垃圾箱里拿走了拖鞋。
随后,王某文来到朋友王某某家中,借走了王某某的帕萨特轿车。他开着王某文的车,王某文开着帕萨特,来到县郊白马沟小桥西侧一无监控设备的道路上。
王某交代,他不敢碰尸体,兄弟俩换了车,王某文把罗贝贝的尸体抱下来,放在地上。“本来不想帮我哥哥伪造的现场,头脑一发热,车子就压了过去。”王某交代。
此时已是2018年7月17日清晨6时许。
罗贝贝一夜未归家,家人再次出门寻找。
“有车压死人”的消息,传到了罗家人耳中。很快,他们赶到现场,见到罗贝贝尸体时,贝贝的眼睛是睁着的,至死也没有瞑目。
罗志杰及其家人想知道,罗贝贝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民警查看监控录像后发现了异样,进而查出了王某文兄弟俩涉嫌犯罪的过程。
伪造完交通事故现场后,王某文报警称,他开车压死了人。报完警,王某文并没有在原地等候警察的询问,而是去郸城县法院找一名法官朋友,询问该如何处理交通事故。
每当思念女儿时,罗志杰都会翻看女儿的朋友圈。记者 牛泰 摄
此外,在警方暂扣帕萨特轿车后,王某某在王某文的授意下,前往交警队取走了帕萨特轿车上行车记录仪上的内存卡。
现如今,罗志杰还在等待法院的审判。
思女心切时,罗志杰会打开微信,听听女儿之前发来的语音消息;他会打开女儿的笔记本看看,上面写着:“我的前半部分是父母在保护我,给了我一个舒适的环境,等到我的后半生,就要担起保护他们的职责,让他们有一个舒适的晚年生活。”
女儿死后,母亲刘晓玲一直难以释怀,患有抑郁症的她,再也等不到罗贝贝的保护了。
(原标题:《河南大一女生遭性侵后16楼坠亡,嫌凶车碾尸体伪造交通事故》)
责任编辑:周琦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生 性侵 交通事故

相关推荐

评论(3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申博开户
网站地图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太阳城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138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亚洲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138网址登入
百家乐真人游戏 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 星级百家乐
申博开户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太阳城手机版
澳门博彩公司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